首页 >互联网运营

韩国电影院率先恢复营业,《花木兰》等大片北美定档

随着疫情在部分国家趋于稳定,停滞许久的电影业渴望再次运转。过去数月,新冠肺炎疫情令全球影视业跌入冰点,好莱坞超过十万名娱乐工作者失业,票房收入几乎为零。这一情形正在迎来转机。全球电影产业链的各个环节——影院经理、影业高管、独立制片人、行业协会、保险专家都开始计划帮助这个遭受重创的行业恢复常态,一旦获得政府批准,便能够在保障人员安全的情况下迅速投入生产。4月29日,韩国最大的电影连锁院线CGV恢复营业,在五一黄金周期间迎来疫情后的票房丰收。5月6日在韩国公映的伍迪·艾伦新片《纽约的一个雨天》首周票房斩获34万美元,成为当周全球票房冠军。美国第三大院线之一Cinemark的首席财务官肖恩·盖博上月表示,Cinemark计划从7月1日开始重开影院,视各州情况陆续开放,目前计划前两周放映经典老片。预计北美影院复工后,克里斯托弗·诺兰执导新片《信条》将会是首部点燃战场的大片。目前定档7月17日北美上映。紧随其后的是迪士尼大片《花木兰》和漫威新片《新变种人》,分别定档7月24日和8月28日北美上映。早些时候,诺兰曾撰文呼吁观众回归影院,希望观众在疫情结束后帮助美国电影院恢复元气。CinemarkCEO马克·佐拉迪认为影院复业不会十分顺利,大概至少需要1至3个月恢复期。剧组逐步开工此前受到疫情影响,很多电影剧组拍摄暂停,大片厂的片单库存告急。流媒体竞争中,新入局的玩家如迪士尼、华纳兄弟急需制作新产品充实自家的流媒体平台。近期,这一行业迎来久违的积极信号。一些国家开始陆续开放国际剧组拍摄,为了吸引国际电影剧组,在宣传激励政策、基础设施和地缘优势之外,当地低感染率、病毒测试能力、安全保障措施也成为关键要素。5月5日,奈飞内容总监泰德·沙兰多在电话会议中表示,在冰岛、日本以及韩国重启摄制工作之后,电影业对冰岛的兴趣激增。此前,冰岛宣布从5月15日开始,基于严格测试和追踪措施,向外国电影摄制组开放拍摄许可,并为进入冰岛的外国人提供隔离和测试,预计6月15日将进一步放宽限制。由于早期控制有效,新西兰病毒感染率持续走低,5月4日境内确诊病例实现零增长。政府批准剧组在保证健康安全的情况下恢复拍摄,其中包括詹姆斯·卡梅隆执导的《阿凡达》系列续集将在新西兰重启。新西兰电影委员会首席执行官安娜贝拉·希恩表示,他们欢迎国际摄制组回归此地继续拍摄电影,并将为剧组创作安全的拍摄环境和有效的控制计划,帮助本土及国际电影行业恢复常态。澳大利亚目前禁止国际剧组拍摄,但已经开放本土剧组拍摄。澳大利亚最受欢迎的肥皂剧之一《邻居》,本月在严格的健康和卫生规范下恢复拍摄,其禁令包括禁止接吻或牵手。演员和工作人员分成三组,并通过摄影调度,使演员在镜头中的视觉距离比现场拍摄时更加亲密。电影行业是英国增长速度最快的产业之一。影视行业的主流玩家包括迪士尼、奈飞和华纳兄弟在英国都有巨额投资。去年,迪士尼与松林制片厂签订了长期租赁合同,华纳兄弟公司在伦敦近郊建立了自己的工作室。自疫情开始,美国主要电影厂已将其在英国的制作暂停,如今有望在夏天重新开放。为此,英国电影委员会起草了一份26页的提案,主要给予制作高品质影视作品提供非常时期的操作指南。欧洲大陆地区,捷克是最早恢复影视制作的国家之一,因疫情导致的国际拍摄在5月重新开放。亚马逊剧集《狂欢命案》、漫威影业《猎鹰与冬兵》近日将重返布拉格恢复拍摄。在捷克进行拍摄的剧组成员无需佩戴口罩,但需在登机之前进行病毒测试,在抵达后的72小时内进行二次测试并隔离直到得出测试结果,随后还需要每隔14天提供病毒测试阴性证明。好莱坞复工难好莱坞也正在寻求自救。鉴于美国的疫情仍然处于焦灼状态,好莱坞制片厂并不确定公共卫生部门何时能够发布指南允许恢复生产。索尼电影集团主席汤姆·罗斯曼表示,他对公司将解决健康和安全问题充满信心,他们将为那些渴望回到工作的人提供安全的工作场所,恢复时期会保持一定的社交距离,不会立刻投入拍摄需要成千上万群演参与的大场面。松林制片厂亚特兰大分公司总裁弗兰克·帕特森和他的员工在过去一个半月中一直在为客户设计新的健康措施。这座规模巨大的制片厂是漫威、索尼和华纳兄弟拍片的场地,在疫情期间受到严重打击。过去每天有超过6000人在这里工作。该工作室还计划在办公室引入防病毒系统,为工作人员提供移动卫生站。协助剧组申请洛杉矶电影许可证的非营利组织FilmLA表示,将与公共卫生官员举行会议,讨论如何安全地恢复拍摄,目前首要问题是解决附近地区对电影摄制组可能传播疾病的担忧。FilmLA总裁保罗·奥德利表示:“电影业一直是该地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想出一种安全方法帮助电影产业恢复至关重要。”无论如何,疫情改变了电影行业的整体样貌。多年来,剧组的工作人员不断增加,通过增加镜头的方式提高拍摄效率,如今这种人员密集的拍摄将在较长一段时间内受到限制,社交距离和防控标准将会限制工作人员和演员的互动方式,摄影师需要与演员保持距离或者采用远程工作,电影工作者将不得不扮演多重角色以降低现场人数。这会在一定程度上降低电影产品的生产效率,但一切恢复都需要首先保障剧组成员的健康。对于制片厂来说,还有一个需要考虑的问题是,如果剧组暴发新冠肺炎疫情,不仅会导致停拍,也可能面临诉讼威胁。即便是疫情得到有效控制的国家和地区,也有可能会因为细小的疏漏造成疫情再次暴发。一切仍然处于不确定当中。

2020年05月21日 11:48

玻尿酸大厂福瑞达推首个彩妆品牌「UMT」,瞄准Z时代“U次元”美妆消费市场

在美妆护肤市场大爆发、龙头「完美日记」估值冲向20亿美元时,“大厂”的子品牌们已经不甘只作为2C分销媒介在大厂背景板下乘凉,而是选择走入烈日当空的市场,争做“新消费品牌”。在我们还在创业品牌大海中上下求索“谁能在群雄逐鹿时代冲线”时,大品牌已经悄悄站上起跑线,等待追逐战枪响。36氪获悉,国内玻尿酸大厂山东福瑞达于近期推出了新美妆品牌「UMT」,该美妆品牌也是山东福瑞达推出的首个彩妆品牌。据透露,「UMT」于2019年9月份正式立项,预计将在今年5月上线「亚特兰蒂斯」系列产品,据透露,该系列产品将包括高光、粉底液、眼影、唇釉等。多品牌战略下的年轻化尝试“我们观察到:在中国颜值经济发展下,彩妆市场的增速远超护肤品,短视频、KOL机构等快速催熟国货美妆,对比护肤品牌,美妆品牌更容易实现快速造星”。「UMT」品牌的负责人Anne解释道。在福瑞达旗下品牌凭借“玻尿酸喷雾”、“益生菌水乳”等在社交媒体上快速蹿红后,福瑞达看到了年轻Z时代消费群体的消费潜力。此次新美妆品牌即瞄准“Z时代美妆进阶消费群体”,试图通过强社交营销打法掘金Z时代消费市场。作为大厂孵化的首个美妆品牌,「UMT」从品牌假设上全面年轻化、社交化:在品牌故事上,以“次元破壁,理想无限”为slogan,主打奇幻、色彩突出的美妆单品。「UMT」围绕95后、Z世代的自由主义消费者提出了“U次元”概念,收割一系列“圈地自萌”的消费群体。除此之外,「UMT」还推出了“无色限、无歧视、无污染”的概念,全线产品无塑封包装,紧追美妆环保潮流;在营销手段上,「UMT」突出强调了“视频营销”的重要性,预计将在营销推广方面投入大量资金开展推广运营。在私域流量方面,品牌也将引入“品牌IP形象”,进行用户社群维护。在定价上,「UMT」避开了当前的低价高竞争市场,提出“小轻奢”概念。据介绍,其「亚特兰蒂斯」系列主打产品⾼光零售价为139元,⾼于同类产品。「UMT」亚特兰蒂斯系列产品在品牌透露的招商书中,「UMT」提出“联合护肤大厂+国际品牌彩妆供应链”,表示将联合美妆大厂开发“养肤”彩妆品,深挖美妆供应链。依托福瑞达背景,「UMT」可突破传统美妆品牌在原料筹备、配方筛选和产品更新上的生产壁垒,品牌的未来规划还包括与国内美妆供应链企业联合建厂,接入护肤生产线。目前,「UMT」已与国内某著名美妆供应工厂达成合作,合作研发的第一款产品为养肤粉底液,该款粉底液产品也将作为主打产品,成为「UMT」市场突围的重点品类。国内大厂品牌化:“背靠大厂、不好乘凉”除却福瑞达,近期动向不断的美妆供应链大厂还包括“友商”华熙生物。两家大厂你来我往的竞争背后,是大厂“孵化新消费品牌”的野望。与传统的“多品牌战略”不同,“孵化新品牌”意味着原料大厂正从台前走向幕后,正谋求从微笑曲线的左端,走向微笑曲线的右端,争夺最大的市场盈利空间。在大厂眼中,子品牌的盈利能力、发展能力和品牌价值已经进入新阶段,原料优势已经不能持续支撑品牌的发展预期,传统以价位和成分区分的简单品牌策略已不在适应市场发展的趋势,品牌需要更年轻、明确的定位和更强的企业营销手段。于是,大厂品牌们开启了“向年轻消费群体倾斜、向国产美妆护肤品牌全面取经”的全面年轻化战略。华熙生物旗下护肤品牌「米蓓尔」在近期官宣了新品牌代言人李治廷,引入流量进一步完善品牌建设,福瑞达旗下的「颐莲」、「瑷尔博士」则携口碑爆款大举入驻直播推广。各大厂品牌正逐渐弱化“大厂品牌”的存在感,加速建设专属品牌形象,建立独特、完整的独家品牌资产。在宏观子品牌布局上,品牌也试图“转向换道”,拓展细分市场。福瑞达左转彩妆,切入美妆新市场淘金;华熙则直行个护,一路向西,推出首个母婴个护品牌「润熙禾」,目的都是短线拓展市场大盘,长线避开市场内的品牌互相竞争。

2020年05月21日 11:45

全心意为租客,才能赢得租客的认同

租房对我来说是一件头疼的事,工作性质原因,导致我没有一个稳定的住所,一年内要换要换好几处住所,所以简单,快捷,合心意的租房方式对我来说是十分重要的。工作原因导致我全国各地跑,每换一个地点,就要找一次房,所以我关注了很多租房平台,租客网是我关注了很久的一个租赁平台,我也算是租客网的忠实粉丝了。当初是因为租客网的一条标语“房子是租的,但生活是自己的”吸引了我,常年漂泊在外的我看到这句话很有感触,好的东西想让更多人关注是对的。采用了共享共赢的模式有力的推动了产业创新和转型升级,为节约社会资源和可持续发展树立良好的典范。租客网还全新域名以中文租客的大写拼音ZUKE.COM为域名,打造国内首家“免押金,免中介费”的租客平台。因为换房频率高,居住时间短的原因,传统的租赁平台上很难找到合适的房子,再加上短期的居住还要付中介费和押金,对我来说很不划算,但租客网采取“免押金,免中介费”的形式,全心全意为我们广大租客服务,得到了广大租客的赞许。希望租客网能继续以我们广大租客为中心,更上一层楼,我也会一如既往的支持租客网。

2020年05月12日 11:23

中介想要扩宽规模,加盟要选大品牌

人员流失,是房屋中介行业最头疼的问题。房屋中介行业靠的就是经纪人拓展房客源数量,增加成单量,人员的流失会直接影响到房屋中介的收入问题。全国各地的中介门店每天都会有人员流失的情况发生,留人难不只是某几家店的问题,而成为了整个房产经纪行业的一种通病。尤其对于那些规模中小的地方性中介而言,人员流失已成为一种痛疾。追究原因,自然是与经纪人自身的收入有关,面对大型品牌房屋中介的冲击,中小中介的资源有限,业绩受影响,人心自然浮动。同时,中小中介缺乏系统的管理体系,文化向心力以及团队合作思想,当业绩波动时门店抗风险能力有限,经纪人也很难下定共患难的决心。归根结底,用一句话就能概括:鱼大了,池子还是那么小,自然什么也留不住。仅仅靠“感情”是无法留住人的,毕竟出来上班都是要赚钱养家糊口的,有收入才是保障员工稳定的最佳方法,所以想要留住不断成长的“鱼”,“池子”也得不断拓宽自己的大小。中小中介面临的困境始于规模,想要扩宽规模,告别封闭式的发展,选择加盟一个可靠的大品牌,显然能起到对症下药的作用。告别传统加盟模式,租客网率先提出合伙人的加盟制度,风险共担,收益共享!租客网表示要把并购,AB股,加盟三方面结合起来,创造出一个全新加盟模式,完全不同于传统加盟模式的金融并购型利益共同体。这意味着加盟租客网,租客网不仅助力你发展,更是成为了租客网的一份子,共同努力,共同奋进,共享收益!加盟租客网,享受租客网平台的资源,以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模式,走的更高,更远!

2020年05月12日 11:19

因一己之力损害租客利益?绝对不可以

“如果说买房是吞人的魔,那租房就是吸血的鬼了”在深圳租房有二十年时间的王先生抱怨道。二十年前王先生来到深圳,开了一家餐饮店,二十年间,王先生一直租房给员工当宿舍,初来乍到的王先生也一起租房住。这二十年间,王先生跟他的员工前前后后搬了近十次家,起初租的是城中村,虽然环境差点,但是价格便宜,那时城中村的房租只有几百块钱,比当时正经的二居室便宜多了。后来,王先生餐饮店的生意越来越好,便改善了员工的居住条件,租下了靠近店面的三居室,王先生回忆,“当时的房租只要2700,后来因为种种原因换了几次房子,虽然房子的位置和大小都差不多,但价格却是逐渐上涨”。如今王先生已在深圳城区居住有二十年了,谈及这二十年来房租的变化,王先生感触颇深“前几年房租都是小几百的涨,今年一下涨了两千,照这样下去还得了,怕是店也也支撑不下去了”。“虽然店里的生意还不错,但如今人员工资高,房租也高,店铺的租金更是高的吓人,前几年是小赚了几笔,但最近都是保本的啊,真怕哪天会入不敷出啊。”谈到此处,王先生一直眉头紧锁,随即便从口袋里掏出了烟盒,抽起了烟。表面看,近期住房租金上涨,与毕业季、就业季的到来有关。但就深层分析,更多的是资本涌入后新的炒作行为,从炒房到炒房租,资本狂欢的盛宴背后,最终受伤的仍是租客们,王先生虽说事业遇到冲击,但也是有多年经验和积蓄的,那那些刚毕业的毕业生该怎么办?任由资本宰割?还是年纪轻轻就放弃大城市的机会?难道坑蒙租客的“黑中介”已成市场常态?当然不是,以“好生活,租着过”为目标,以打造全方位的租赁体系为导向,以最广泛的受众群体和参与群体为基础,以行业领先的IT技术为支撑的租客网就自始至终以维护租客利益为己任,致力于打造租客更满意的租房体验感。面对房租恶性上涨等一系列市场乱象,租客网更是表示租客网表示,作为纯平台,大共享,绝不会以一己之利去损害租客的利益,更不会为此去破坏租赁市场的风气。市场虽乱,但租客网初心不忘,至始至终都在维护租客的权益,正是租客网无微不至的关怀给租客带来了“家的温馨”。目前已有众多租客选择加入租客网,也有越来越多的中小中介选择加盟租客网。相信在越来越多用户的支持下,租客网定会为广大用户带来更优质的服务!

2020年05月12日 11:11

生存还是淘汰?房产中介走向何方?

今年的中介行业让大多数的中介从业者感到有点冷。自2017年开始,中央就提出了房住不炒的理念,随着这一理念的提出,紧接着就是针对房地产行业的政策调控,多数一二线城市随着政策不断的进行限购限贷的规定,经过一两年的持续调控,一二线城市的房产行业逐渐开始变冷,再加上2020年初的一场疫情,更是打的中介行业措手不及,许多中小中介门店纷纷倒闭关店。生存还是淘汰?成了中小中介者最艰难的选择。老李是一家中介门店经营者,在早几年在深圳市某区开了一家中介门店,主要是经营做房租出租。前几年的时候业绩还算不错,但是近两年的老李却十分的着急上火。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一些大品牌的中介开始不断的挤压市场,像老李这样的中小中介在市场上的占有额本就低,再加上被大品牌限制,生意越做越差,门店随时面临着无路可走关门倒闭的局面。其实,在过去的十年里,像老李这样的小中介们,不管市场有多激烈,始终都没有被市场淘汰过,市场好的时候开门做生意,市场不好的时候就关门歇业,不管何时,这些中小中介依旧顽强的存活了下来。而如今的市场上,放眼望去,各大品牌的中介店竞相开放,一条街能看见五六家门店,中小中介的门店却很少能看见了。前几年,这些中小中介靠着对各个社区的精通了解,有着自己独家获取房源的渠道。但随着近两年互联网浪潮的来袭,中小中介一时跟不上市场的节奏。在众多中介品牌开始向互联网转移与资本进行合作的时候,大多数的中小中介却因为没有品牌影响力和专业的网络管理,而逐渐的被市场所淘汰。如今的房产中介市场已经形成了巨头垄断的局面,资源的日益减少让中小中介的生存现状十分堪忧。很多像老李这样的中小中介也都想着有一天能做大做强,但苦于一直找不到突破口和合适自身发展的平台,也曾想过加盟一些平台,市场上的平台很多,但要找到一个合适自身发展的平台却不容易。有的平台品牌号影响力很强,但能得到的房源、金融支持很少,中介平台加盟的门槛很低,但有着很大的不确定性。找到一个各方面都完善成熟的平台,成了中小中介的唯一出路。对老李来说,他对加盟的平台有着自己的要求。首先要有资源,有能力整合各个中小企业,不会让各个中小企业,成为一座座孤岛。其次,要有强大的后台支撑,有着专业的交易员,包括办理后续的交税、出证等,帮助中小中介尽可能地提高交易能力;最后就是能够在互联网方面有一定的影响力,毕竟对中小中介来说,品牌影响力是一个硬伤。经过多方对比,老李最后选择了加入租客网。不仅共享房源,又能给中小中介强大的后台支持,既有线上资源,又有线下资源,多面发展。市场是不断的在变化的,作为房产中介的老李也在变,在如今的市场大环境下,唯有顺势而行,迎合市场,才能持续不断的发展下去。

2020年05月05日 13:52